🌱🌱

🌱🌿🍀🌴🌲🌳



你好我是木宁!
理想是当一个小孩子!


黎明明是又优秀又可爱的人
她非常的好
我与她的相遇就是最美的奇迹




产粮是不可能的
喜欢恋爱中的灵魂伴侣
兴趣使然,会哭会笑会吵会闹



很忙,长弧,lof会刷QQ不上是常事



请不要对我温柔,我无以回报







❤

老福特的反射弧...这我咋整啊我又不可能改长图...................

给明明的人设存一下lof当然是不可能写完的嘿嘿 @⚡❤🚫 

*******

我是在什么时候遇到明明的?


我也有些记不清楚了,我问他,他也似乎记不住了,含含糊糊地说着是很久很久以前。


“才没有多久。”


我在心底哼了一声。


“恩。”


“确实没有多久。”


他漫不经心地答道。


“那对于我不过是‘昨天’一样的时间。”



******


很久很久以前,在我还没有遇到明明的时候,在我还是小小木宁的时候,我曾见过妖怪。


书上的。


妖怪是黑煤球一样的皮肤,穿着花花绿绿的迷彩服一样的东西,像有什么特殊的癖好似的。


在可爱青春靓丽美丽善良温柔的小木宁眼里,反正就是丑了。


美丑不是最重要的,关键是妖怪还是黑夜的守护神,他要在我睡着的时候偷袭我——


啊,我,我,我怕黑………………………


所以直到我见到、并喜欢上真正的妖怪先生后,怕黑的习惯仍然没有改掉。



******


有时候,明明会突然在半夜惊醒。


我一直以为他会偷偷哭。


他只是呆呆地望着前方,好像那里有(我爱吃的)巨型布丁一样。


“你做噩梦了吗?”


“明明?”


“你想哭就哭吧,有我在的。”


他不理我,我就更慌张了,像妈妈照顾小孩子一样。


“我想死。”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了。


我是个人类,只活了十六年的人类,我觉得我的人生还很短暂。


可是我喜欢一个活了两百年的妖怪先生,喜欢到不想他就这么离开。


于是自私的人类轻轻抱住妖怪。


“等你长到一米八在去死吧小笨蛋!!”


那一夜,我被家暴了。



*****



明明说,人类在回忆自己有关的事情时,总愿意不自觉包容美化自己。


我假装听得懂的样子。


“我觉得明明第一次见到我不小心摔倒的样子特别帅!!!”


我差点被他灌下毒药。


我今天就要把安艾拐进民政局😇😇😇

这条怎么那么多赞💦💦💦
你们只点赞不产粮,打爆你们pp

【安艾】【1-5】直到那天平凡的魔法师被骑士求婚后

更新了!!!!

1-4改动有  æ›´æ–°ç¬¬äº”ç« 
预警:
cp安艾only  
私设成山 å¹´é¾„操作18安和16艾
捏他有借梗有 
全员和平除安艾外均为友情/亲情向
大概是西幻paro
OOC严重

接受请↓
********

【第一章-平凡的魔法师是不存在的】

艾比是凹凸王国的一个魔法师。

不负责打架,不负责调制药水,专掌凹凸大赛后勤的一个魔法师。

凹凸大赛是个很神奇的比赛,历年来在比赛中出类拔萃的英才们,纷纷被国家纳入掌中。

无穷无尽的财宝,风姿绰约的佳人,只要是胜者的要求,就没有唱反调的道理。

后勤魔法师艾比就负责与这些英才们协商,天天与他们周旋,磨破十几层嘴皮子,尽力满足他们的要求。

真是为社会主义建设尽心尽力啊艾比。

虽然说天天都在干推销员的工作,但后背是整个皇室爸爸啊!有休假,有三保,有养老。

这波,不亏。





个屁。

以上是艾比对自己近几年的工作的全部回忆。

她做梦也没想到,昨天还和自己谈的好好的,说自己只要一匹马的安迷修,今天竟然在皇室大厅对着几千个人头说——

“请把艾比小姐许配给我。”

艾比:??????????

本来跟杀猪一样热闹的大厅突然鸦雀无声。每个人都期待着安迷修下一句我开玩笑的对不起。

安迷修也不是那么不解风情的家伙,所以选择了失明。

“安迷修骑士,你真幽默。”

大臣凯莉首当其冲打破尬局。

“我没有开玩笑。”

“我喜……不,我深爱着艾比小姐。”

“请把她许配给在下。”

三连暴击。

艾比怕是做梦都没想到,做个传/销工作,把自己给赔进去了。

除了上次那个说自己要天上的星星的那个奇葩,这大概是艾比见过最神奇的人了。

你好歹也要点钱给我当嫁妆啊!!!

重点在这里吗艾比小姐。

“你竟然会看上她。”

“你是被艾比用刀威胁了吗?”

艾比觉得如果对方不是自己的顶头上司,一定冲过去把凯莉揍扁。

安迷修沉默了。

“对啊骑士大人,比起这位魔法师,皇室的大公主最近也到了出嫁的年龄了,请慎重考虑啊。”

“如果可以的话,希望您能和皇室缔结更深厚的关系。”

大厅内劝告安迷修的声音此起彼伏。

其实艾比也是赞同这些人的,毕竟她也不知道安迷修今天的脑子是哪根筋错了位,会说出想娶自己的话。

艾比自认为是个很平凡的人。

无论是选择怎样的回报,都比娶自己要实在。

现在安迷修不说话,可能也是后悔了。



才怪。

“我想问问艾比小姐的意见。”

不不不已经不用问了姐的意见就是我拒绝我拒绝!

内心的咆哮被凯莉一个眼刀逼了回去,艾比只能跟雕塑一样笔直地站着。

安迷修转过身,一步步走到艾比身前。他单膝跪地,拖起艾比的右手

“艾比小姐,你愿意嫁给我吗。”

艾比现在正遭遇着人生最大危机。

艾比就算刚才内心有好多话想说,现在也吓得噎了回去。

她从耳尖到脖子根都红透了,眼珠子死死瞪着蹲下来还和自己差不多高的安迷修。

她想把手给缩回去,可是安迷修的脸仿佛蛊惑了她一样。

她楞在那里,一动不动,一声不响。

“艾比。”

凯莉唤了她一声。

就算艾比的内心多想拒绝,也不能在众目睽睽之下拒绝他。

“这样是不是不太好啊……”

“我知道了,艾比小姐。”

安迷修垂下眼帘,眼神一下子黯淡下去。

那是玛瑙一样的眼睛。

跟他一样清澈,强大,又美丽。

“那我们就先交往吧。”


***【第二章-骑士的求婚实际上是蓄谋已久(笑)】

艾比一直认为自己是一个平凡的人。

那种丢在人堆里就不会再看第二眼的。

......不仅是因为长得矮啦。

自己已经平凡地出生,然后平凡地度过童年,平凡地找到一份工作。

虽然小时候有向往过公主,但小孩子的梦想又是总是转瞬即逝。

做个平凡的人也很好。

之后也一定是平凡地谈一场恋爱,再平凡地结婚生子退休老去。

直到那一天平凡的自己被骑士突然求婚了。

艾比的人生被安迷修重重地画上了一笔——

不如说是直接把艾比既定的人生拧向了歪路。

清晨的阳光透过玻璃窗,洒在艾比一宿未息的脸上。

艾比已经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中的。

脑内一片空白。

艾比起身,取了冰箱里的一杯苦瓜奶茶。

艾比不想和安迷修扯上关系。

皇室的人一定会和安迷修千方百计地打好关系,自己不过是落破贵族的一个女儿。

论出身,论资格,论感情,艾比配不上安迷修。

即使这个安迷修脑子有病。

不过皇室那么希望能和安迷修打好关系,肯定也会劝安迷修打消这个念头。

艾比喝完最后一口奶茶,把塑料瓶潇洒地往墙角一扔。

“咚咚咚——”

突然响起一阵敲门声。

艾比起身开门:“谁啊这么早。”

“是我,宇宙的珍宝——”

“凯莉你来啦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艾比式暴风委屈.jpg

“看来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啦。”

“平常我来找你你都一副性冷淡的样子,怎么今天就那么热情啊。”

凯莉强忍笑意,坐在了沙发上翘起二郎腿。

“你 ä¸ éƒ½ çŸ¥ é“ å— ã€‚”艾比气的磨了磨牙。

“都怪那个又丑又傻没马没脑一头发胶的恶心帅骑士。”

你的形容很到位啊艾比小姐。

“哎哟这不蛮好嘛,你看你除了人家谁看得上你。”

艾比拿出了自己的天使射手。

“打住!——我开玩笑的还不成嘛!!”

凯莉被艾比逗得糖渣子都给喷出来了。

“你不喜欢就拒绝呗,屁大点儿事。”

“那你说我哪来勇气拒绝?”

“我总不能不给他面子吧,好歹这是我工作啊,我们一家老小就等着我赚钱吃饭了。”

艾比一屁股坐在凯莉旁边,送了个白眼。

“醒醒吧大小姐,你没让你家埃米少操心就不错了。”

“你一拖再拖,之后谁都知道你是个玩弄纯情少年感情的女人了。”

“我不是!”

艾比给了凯莉一记暴栗。

“不然你就答应啊,又帅又有钱又温柔又好看最重要还眼瞎的男人看上你了,你答应又不亏。”

“姐怎么可能会答应才见面不过两次的男人的求婚?”

艾比还以为凯莉会支持自己,没想到这也是个见色忘友的货。

“等等......”

“你们......”

凯莉好像被什么梗住一样,一副你骗我的表情。

“才见面两次?”

“对啊,之前我跟他商谈他要的条件,他当时说他要一匹马,这是第一次。”

“然后第二天在大厅,就是第二次了。”

..................................

凯莉被吓傻了。

“他可是连你喜欢吃什么讨厌喝什么住在哪里家里几口人都知道啊???”

?????

这个信息量是不是太大了?

“他那天在大厅发表求婚宣言后找我,说知道我是你朋友。”

“说他非常喜欢你,他说了一大堆关于你的东西。”

“他说希望我能支持他。”

???????????

“你竟然只见过他两面?”

凯莉戏谑地抬了抬眉,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对,两面,不能再多了。”

艾比从震惊中缓过神。

“...他向其他人打听过我?”

“打听?你确定他能打听到你老家住址家里几口人还有你身份证号码和小时候数不尽的糗事?”

安迷修你是何方神圣???

“我还一直以为你俩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小俩口闹别扭然后男方勇敢当众求婚,最后达成幸幸福福恩恩爱爱的故事呢。”

“屁。”

“安迷修就是看上姐的美貌了,才会干出这种事来。”

后来凯莉回忆,那是她唯一一次笑得前仰后合,没有形象。

“艾比,你的脑子,就跟安迷修的马一样。”

“......你想说什么,安迷修没有马。”

“对啊,你的脑子就跟他的马一样。”

“不存在的。”



***第三章 ã€éª‘士先生的主动出击】

自家到花园的路真是长长长长长长长长长长长长长,所以一路上只有踏踏的脚步声和不均匀的呼吸声。

艾比觉得浑身不自在——

因为身后的安迷修。

艾比一推开屋门就发现他就站在门口。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等在那儿,手里端着热乎的苦瓜奶茶。

夏天还是清晨好啊,太阳只有这个时候才会温柔。

“早上好,艾比小姐。”

艾比第一次看安迷修笑。

那是从童话里走出来的骑士。

醒醒艾比,骑士是不可能像变态一样蹲守在你家门口的。

“你......怎么会在这里?”

艾比一想到之前凯莉的话,不禁打了个寒颤。

他都知道这么多我的事情了,知道我住哪儿也不奇怪吧?

“在下来找艾比小姐。”

“有事吗?”

“不这个倒没有......”

“那为什么找我?”

安迷修拼命摆手,哆嗦的嘴唇却跟不上大脑,抬起脚犹豫不决想上前。

他的身子向前倾着,涨红了脸。

“在下想见艾比小姐......”

“艾比小姐不要误会!在下不是什么奇怪的人!”

“在下只是艾比小姐的骑士!”

“在下怕打扰艾比小姐的休息所以......”

“停停停!”

艾比觉得再让他说下去怕是大事不妙。

这个人现在的反应真的跟那天在大厅里求婚的是同一位吗?

请问现在报警来得及吗?

把奶茶胡乱递给艾比,安迷修邀请艾比一起去花园。

然后就变成现在这样两个人在路上都沉默着。

艾比低着头不安地掰着手指,安迷修则是把头扭到一边强忍笑意。

“安迷修骑士。”

艾比觉得这件事情不能再拖了。

“恕我难以从命。”

“......”

安迷修被突然开口的艾比吓了一跳。他转过头盯着艾比,难掩的失望之情让艾比有点惭愧。

“是的,我很抱歉。”

艾比扭过头去。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已经不能再动摇了。

“没事的艾比小姐。”

“我们可以下次看花的。”

................

艾比直接一拳打在了安迷修的腰上

“混蛋骑士姐说的是你求婚的事!”

“姐也不要和你交往!”

“可是在下已经是艾比小姐的骑士了啊......”

安迷修委屈巴巴地蹲在地上,还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

“骑士的工作就是守护公主啊。”

“这就是你对姐求婚的理由吗???”

“抱歉艾比小姐,在下不会撒谎,也不想对您隐瞒。”

“但是请艾比小姐相信在下。”

“在下会保护艾比小姐,直到在下告诉艾比小姐真相。”

“但不是现在。”

那么多信息单细胞的艾比并不能消化,“那你就是有不得已的苦衷才向我求婚?”

“不......也不能这么说。”

“啊...?”

“因为艾比小姐太可爱了!”

“明明应该坚守骑士道却还是喜欢上了艾比小姐!”

“真的很对不起!”

安迷修越说越哆嗦,干脆闭着眼睛逃跑了。

“我还会来找艾比小姐的!”

完了……这个骑士有病。

艾比摸了摸通红的脸蛋。

都是被他气的!

***【第四章-魔法师的侦查日常】

“安迷修,男,十八岁。”

“这一届凹凸大赛的冠军。”

埃米潇洒地把手上的书一合,瞄向个头不高的艾比,复杂的神情颇有吾家有姐初长成的样子。

“爱上了?”

“...就只有这么点信息吗?”

艾比感觉丧气极了,躺在沙发上裙摆大开,一副世态凉炎我早已看开的模样。

“难道凹凸资料库都查不到身份证号码家庭住址和口味喜恶吗???”

——艾比近乎绝望地喊话。

“...老姐你出门脑子被门夹了?”

“人家不就眼瞎求个婚吗你至于这样挖根刨底吗??”

艾比已经解释过很多遍,可惜埃米不相信。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人家一个正直青年竟然会喜欢你哈哈哈哈.......”

多说无果,先让艾比暴打一顿再说。

凹凸的夏天真的很闷热,而且正午的苦瓜奶茶也停止了供应。

艾比觉得烦躁极了。

她已经调查了一上午的安迷修了。

从前政大厅的凯莉到资料库的管理埃米,得到的也不过只有这么一点资料。

实在是太奇怪了,最起码还是有出生年月,家庭情况。

但安迷修的资料一栏空空的,根本没有登记这么多。

安迷修每天下午都会和皇室御用兵在习武场练习。

其实自从求婚后的第二天安迷修来艾比家,艾比每天下午一有空就会偷偷守候在习武场。

写作侦查读作偷窥。

艾比原打算今天吃过午饭后就去习武场蹲点,结果被突然塞了工作,而后昏昏沉沉睡了个午觉,起来时发现天色已近黄昏。

糟了糟了,艾比连瘫掉的呆毛都来不及整理就连忙小步跑过去。

好像已经来晚了,御用军把黑漆漆的头盔放在脚边,围成圈坐在地上休息。

中间站的是....

安迷修?

他们在干什么?

一个士兵站起了身,把头盔和重剑都佩戴好。

他向安迷修鞠了一躬,然后向安迷修冲过去。

艾比捂住嘴才忍着没让自己尖叫出来。

安迷修一个侧身躲过了剑刃。来不及拿起地上的重剑,便用原力唤出他的武器——

是双剑。

奇怪的颜色。

明明是第一次看却有点熟悉。

然而对方也不是省油的灯,一个回击又向安迷修的腰斩去。

安迷修用双剑抗住,对方力道明显不胜安迷修,连连后退。

艾比惊得把眼睛都闭上了。

在艾比恍惚的空档,安迷修一个回旋踢过去,“哐当”一声,重剑落地。

安迷修右手持剑抵住对方的脖子:“抱歉了。”

一个战斗从开始到结束也不过一多分钟。

那个士兵从地上爬起来,恭敬地又敬了个礼:“谢谢前辈指教。”

“不过前辈战斗的时候一直往走廊盯啊,是不舒服吗?”

“......”

这么明显吗,安迷修心虚地摸了摸脸颊。

“今天就训练到这里吧,大家辛苦了。”

艾比连忙藏在与他们相反方向的柱子后,蹲下身来。待人群嘈杂的声音过去,艾比又探出头。

安迷修直接从习武场往另一条小路走了。

......这是调查还是尾行啊。

安迷修走的这条小路艾比还真不知道。窄窄的石子路,一路上都是花花草草,远离皇室的习武场环境很美好了。

艾比偷偷跟在安迷修后面,想着要是安迷修发现自己就赶紧跑。

但是安迷修一路都没有回过头,他慢悠悠地走在前面,艾比跟在他的身后也看不清表情。

安迷修在一个甜品摊子停了步,买了一个可丽饼。

现在的骑士喜欢吃这个吗...

艾比拿出小本本,在本子上记下了一句——

“安迷修喜欢吃可丽饼”

艾比从黄昏跟到了夜晚。

安迷修走过一片林子停了下来,四周都是绿茵茵的草地。

已经安静得只有两个人的呼吸声了。

艾比看见安迷修转过身,把可丽饼递给自己——

“艾比小姐,一起来看星星吧。”

然后是一阵心跳的声音。

***【第五章-魔法师曾信誓旦旦】

凯旋归来的骑士对默默无闻的魔法师求婚了。

是,那个魔法师还是自家老姐。

这实在是太魔幻,埃米顿时觉得自己的经历可以出书。

自己老姐虽然有点小笨,有点小蛮,有点小蠢,还老离不开自己,但也是个好姐姐。

这么多年,她是一直陪在自己身边的人,是在最那个最艰难的时候愿意帮自己扛着,还笑着说因为自己是姐姐的人。

你看,我老姐就是这么个笨蛋,安迷修又怎么会放弃这么好的机会向她求婚呢?

于是起初埃米只是耸耸肩不相信,还觉得嚼舌根的人是不是在异想天开。

直到凯莉对着他说:“你姐要疯魔了。”

“什么这事居然是真的?”

凯莉白眼都要翻出来了:“你就不能对你姐多一份信赖?”

皇室当然希望艾比能一口答应了,用一位小小的魔法师代替金银珠宝,便能揽来一位人才,岂不美滋滋?

但是埃米一口回绝了:“选择权在我姐身上,你们不要替她做主。”

感到一阵疲倦的埃米摊倒在书阁里,这几天真是太累了。

挑个日子去和老姐谈谈吧,埃米这样想着,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醒来后这个愿望倒是立刻就被实现了。

“笨蛋老姐你干什么!!!”被惊醒的埃米近乎崩溃地摇着艾比的肩膀,一脸山洪爆发又忍住不哭出声的委屈模样,“你怎么把书阁搞成这个样子!”

“哎哎哎——衰衰衰仔快放开姐!”艾比被他摇得昏头转向的,继而没底气地小声道,“我就是在找魔法目录嘛……”

“很好,这就是你把这里翻成垃圾堆的理由?”

……尝到一个爆栗后的埃米觉得事情并非那么简单,他心痛地拾起地上一摞摞书。

“呵,你终于想起来你的本职了吗?”

“魔法师,姐你大概……”

“去去去,大人不记小人过。姐就当饶过你了。”

艾比潇洒地抬抬手,连个多余的眼神都不肯给他。

埃米觉得脑阔很痛,身体上也包括生理上。

艾比蹲在地上,一丝不苟地翻着泛黄的书页,哗哗作响。

“姐,你这是决定悔改好好学习?”

“追踪魔法。”

“……?”

“追踪安迷修。”

“啊?”

好一出宫廷伦理求爱大戏,埃米情不自禁地鼓起了掌。

“放过他吧老姐,万一人家只是被门……被你的美貌冲昏了头脑。”

“哼哼,算你个衰仔有眼,”艾比小声举起手指嘀咕起来,“你现在有没有什么感觉?”

“想死的感觉。”埃米回答得干脆利落。

“好的那就对了。”

完了,六亲不认了。

tbc

    æ‡’癌患者木宁拖更 æ„Ÿè°¢ä¸æ‰“死之恩























标题是【花葬】
短小的摸鱼产物 èŠ±åparo
4 强烈意识流
大家看的开心就好哎
时间太赶了有错字...土下座...

如果爱意那么容易传达 ä»¥å‰ä¸ä¼šæœ‰ä¿¡ä½¿ çŽ°åœ¨ä¸ä¼šæœ‰æƒ…æ­Œ
我喜欢在最后才吐出情字
“太晚了。”

【剧透慎】雷卡游戏《Where is my cake》repo+1

 å‰§é€æ…Žå…¥

占TAG致歉

 é•¿å›¾æ³¨æ„

意识流注意


作者 @黎明       æ¸¸æˆä¸‹è½½é“¾æŽ¥è¯·åœ¨ä½œè€…空间内自取











































晚安故事<<<<<<















"天亮了。”雷狮这么说。











































于是卡米尔的天空再也不会亮了。



【安艾】赖上我的极品小贩❤

 @Sakune æˆ‘家培根儿的点文<<她滴粮特别好吃 å¤§åŠ›èµžç¾Ž
具体什么paro我不说(。)

木宁短小精悍
你们相信我真的在瞎几把乱写OOC角色崩坏
先保证不会打死我再看好吗

每天都要问自己一遍我到底是不是安吹
-----------------------------------

1. 
那是无法用言语述说的心情,是来自心灵最深处的渴望。

如果真的要形容,那就是鱼依恋着水,树根渴求着泥土,恶龙向往着财富。

——安迷修坠入爱河了。

他只是在街边不经意的一瞥,丘比特便恶作剧般地把利箭射向他的胸口,不偏不倚,正中靶心。

那是一个花一般温柔的女孩子,凤仙粉的长发搭在后背,俏皮的一捆呆毛跃然头上。她对其他人笑着,眯着眼睛,在人潮涌动的大街上,可爱得像只精灵。

但安迷修只是静静看着,他的内心摇摆不定,他痛苦不堪,他不知道该怎么做。

他只能静静地在远处偷偷观望。他知道的,自己无法靠近她。

2. 
安迷修已经蹲点两周了,每天都会来这里守候,配上厚重繁琐的服装,活生生一个大型哈士奇。

那位精灵一般的女士,总是会在令人烦躁的下午出现。

处理着工作,头顶烈日,安迷修时不时往艾比的方向瞟去,又转过身假装没看到似的。搭档雷狮察觉到有哪里不对,拍了拍他的肩膀,指了指艾比,用眼神提示到你脑子没坏吧怎么不上啊。

安迷修意味深长地看了雷狮一眼,欲言又止,摇了摇头,深深地叹了一口长气缓缓说道——

“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

雷狮嘴角眉毛一抽,一起工作这么久才发现这人是个傻子。

直到落日退去,月色渐渐笼上,艾比才会收拾收拾东西离开。

安迷修按耐不住内心的春潮涌动,蹑手蹑脚地跟在她身后。胸口一阵小鹿乱撞,心脏和视线通通被她牵引着,安迷修仿佛中了蛊。

“这位小姐....您......”

收拾完东西后的艾比被突然叫住,转过身,心里念叨道是谁这么晚了还要买奶茶。

对上安迷修的视线,艾比把他从头到尾打量了一遍——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城管来了啊!!!!!!!”

一个潇洒的百米冲刺,徒留安迷修在原地抽噎颤抖。

3. 
“所以你不是来给姐罚单,是来买奶茶的吗?”

艾比在第好多次被安迷修拦截后终于忍无可忍,一肚子气呼之欲出,要不是自己脾气好最多翻了个白眼早就一锤子打爆这个城管的头了。

“是的小姐。”

安迷修眨眨眼,他自认为还没傻到跟对方打直球的地步,干脆顺着她给的台阶走。

“这就是你连续一周粘着姐的理由?”

艾比一想到前些天被突然从草丛里窜出来的安迷修吓到的经历,差点青筋凸起几欲暴走。

安迷修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直勾勾的眼神让艾比浑身鸡皮疙瘩。

她心头一颤,一丝红晕爬上耳尖。

安迷修是好看的,清秀的锋眉,碧色的眸子。他的发丝被因紧张而出的汗水打湿,黏在脸上。

那是漫画里走出来的男孩子,艾比认为。

安迷修红着脸支支吾吾着移开视线——














“在下怀疑小姐被什么坏人拐去当童工。”

“......................”

4.
 å®‰è¿·ä¿®ï¼Œäº«å¹´æœªçŸ¥ï¼Œå’。

-end-






























开玩笑的。

5. 
艾比也不知道最近是什么情况。她静下心来仔细想想,总结到一句话上——

一个吃饱了没事做的城管缠上她了。

想起之前为了养家糊口,在路边风吹日晒,还要被神出鬼没的城管吓得半死的经历,艾比不禁感慨道世事的变迁是如此之快。

所以当安迷修穿着工作服,拦住两腿颤颤几欲先走的艾比,一本正经地告诉艾比自己已经下班想要买杯奶茶喝的时候——

艾比觉得第一次这么扬眉吐气。

“小姐...您是不是收错钱了。”

五十元面额的纸币,退回来只有五块钱。安迷修一脸复杂地攥着单薄的五块钱,空荡荡的内心有那么一丝凄凉。

“价目表上写的十元哦?”

“你不懂,这是姐给你的特殊待遇!”

艾比眉飞色舞地捣鼓起来,脸上笑嘻嘻心里嘻嘻嘻。

细数曾经你对我爱理不理,今日换面我让你高攀不起。

艾比把奶茶往安迷修面前一敲,骄傲地抬起头,眉毛一抬:“喝吧,姐亲手为你特制的。”

....就算抬起头也比坐着的安迷修还要矮呢。

安迷修一脸如浴圣光的样子,颤抖着将它喝下。

安迷修是第一次有这种感觉,人生仿佛是个征途,从红绿灯三色变换到天地海三处平移。他才咽下去一口,就觉得伸出手能碰到天堂。

“小姐...这是....什么...奶茶?”

安迷修拼命忍住肚子里一阵翻江倒海。

“姐特制超豪华混合苦瓜烤鸡原味儿奶茶!好喝吧!”

那是失去意识前的安迷修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6. 
“话说你这个人虽然罗里吧嗦傻了吧唧,但也还算长得过去,怎么就来做城管呢?”

“在下是为了守护这条街道的正义。”

“.......”
“啊?”

一条小街小巷什么时候出现了黑势力?

艾比瞪大双眼用表情示意安迷修再说一次。

安迷修眯着眼睛,单手放在胸前,弯下身子的他虔诚得像个骑士。

“在下很想守护这条和平的街道,为努力的每一个人带来光明。”

艾比觉得无法和外星城管沟通。

-tbc-

可能有后续  

写这个脑洞的时候笑死我 

不要取关拉黑我我是个本格安艾亲妈!!!!

你们知道我打TAG需要多大的勇气吗!!!!!!!



更新至6P完结注意 图糊走评论链接

安艾only 其余请自觉看成友情向

部分表情包已取得使用授权 如有侵权请告知侵删致歉

cp向注意 ä¹‹å‰çš„论坛体明星paro填坑 

以后谁在说我挖坑不填第一个打死

拖更太久所以把之前更的也加上去了(

这回是真OOC严重小学生文笔了  å¦‚果雷到了 æˆ‘ æˆ‘ æˆ‘æš´å“­

大家七夕快乐 ä¸ƒå¤•é‚£å¤©TAG有活动喔大家敬请关注!!!!

顺便群里来了好多太太!!!超开心呜呜呜呜呜呜呜

有兴趣入裙的伙伴转步评论区 一群等着白嫖的神仙欢迎你(ntm)


【雷卡】【睡前故事】在一百个故事里与你相遇

就是一些小故事啦...没有什么好看的...
发4写满一百个
你要是能喜欢就太好了

-----------------

1. 小红帽paro

卡米尔身为狼的尊严正被践踏——

他的尾巴被人握在手上狠狠地揉捏,想要逃又被一个锁喉圈进怀里。

“卡米尔,你怎么一直躲着我。”

雷狮在耳边温热的吐息撩得卡米尔脸颊一阵羞红。

谁让你是小红帽......

2. 西幻paro

卡米尔啊,白如雪的公主,智慧与美貌并存的公主,可怜的被恶龙掳走的公主,已经从王国里消失了好多天了。

皇后哭得昏天黑地,然后双眼一黑栽倒在地上。

皇帝天天在皇城内外奔走相告,急需勇士不限,只要愿意救回公主,便有无数的金银财宝,无穷的荣华富贵。

勇士雷狮出现了,国王给他一支骁勇善战的军队,一座高枕无忧的城堡,一艘漂洋过海的战舰。

领完赏金后的雷狮转身化龙,回到领地和公主过上没羞没躁的日子。

3. 拇指姑娘paro

雷狮并不想过多描述拇指大小的卡米尔的舒适程度。

4. 花吐paro

“那是一种病,应该是可以医治的。”

“我得了。”

“那它就变成一种绝症了。”

卡米尔不出声,他知道雷狮的话是什么意思。

他不敢直视雷狮那双期待的眼,他怕自己的理智头脑会一再崩溃。

他知道雷狮想做什么,但他做不到。

卡米尔起身,把雷狮一个喷嚏打出的方才塞进嘴里的花瓣扔进垃圾桶。

“想亲就亲。”

5. 偶像paro

“大哥。”

“嗯?”

“我让你想亲就亲,”

“不是让你在摄像头面前亲我......”